淡陌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苍山烬,道魔启世录 > 第148章 银环战妖书海镇怨 第(1/1)分页

第148章 银环战妖书海镇怨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阴风呼啸,鬼气弥漫,山谷内,众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www.liulanwu.com

    银环美眸闪烁,心中焦急,看向不远处鬼气弥漫的草屋。

    眼眸似有泪水滑落。

    只是,心中一凛,面色逐渐冰寒,清冷的声音,响彻苍穹。

    青丝飞舞,手中赫然多了一把细水剑。

    长剑挥舞,指向不断翻涌的河面。

    浓烈的杀气,弥漫周身,清冷的面容,秀眉紧蹙。

    突然,河水飞溅,炸裂开来。

    一个诡异的身影,从水中窜了出来。

    “河妖?”

    只见一个浑身幽绿的怪异身影,倏地窜出水面。

    通体清幽,尖锐鳞甲,覆盖全身,四肢如璞,身披坚硬龟甲。

    样貌却极其丑陋,尖锐嘴唇,宛如鹰喙,妖异的眼眸,闪烁着嗜血凶光。

    死死的盯着几名孩童,面露贪婪。

    一声鬼啸,化作乌光,冲将而去。

    “贼子敢尔!”

    银环面色阴沉,快若流光的长剑,爆发璀璨的白光,划破长空,袭杀而去。

    “嘭……”

    天地间,白光炸裂,细水剑化作无数条灵蛇,击在河妖坚硬的鳞甲之上。

    一声闷哼,河妖吃痛,一股巨力,让其瞬间倒飞出去,翻飞落入水中。

    只是,银环的长剑,却发出滋滋滋的声响。

    定睛看去,晶莹的细水剑,却被一缕幽绿脓液腐蚀,长剑悲鸣,毒雾弥漫。

    银环气极,看着被腐蚀的细水剑,幽碧的眼眸,散发熊熊烈焰。

    “混蛋,居然下毒。”

    “这可是公子赠予奴家的长剑,贼子,我要你命!”

    一声尖啸,化作长虹,冲向河水之中。

    刹那间,平静的河面,波涛汹涌,一道道水柱冲天而起。

    河底,两道身影激烈交战,幽影与白光闪烁,声音交错,法术炸裂。

    河水,慢慢变得幽暗翠绿。

    河面,泛起了朦胧的迷雾。

    这雾,有剧毒。

    小鱼妖薛彩衣,心中大骇,看着缓缓弥漫的毒雾。

    美眸闪动,红唇轻咬,顿时做出了抉择。

    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妖力,脸色煞白,双手挥舞。

    天地间,居然下起了濛濛水雾,这是?

    水幕?

    只见,一道薄如蝉翼的水幕,散发着氤氲雾霭,挡住了弥漫的毒雾。

    水幕柔和,却让毒雾不得寸进。

    只是,薛彩衣倩丽面庞,逐渐变得苍白,控制水幕的双手,有些颤抖。

    嫣红的脖颈处,已有片片金色鱼鳞缓缓显现。

    她,力有不怠,能撑起水幕,实属不易。

    狠狠咬牙,面色通红,苦苦支撑。

    情势愈发危急。

    草屋中,苍浩辰心中焦急。

    他能感受外面微弱的波动。

    “此乃大凶之兆,难道贫道今日,要栽倒于此?”

    看着眼前疯狂咆哮的怨魂,心神凝重。

    他虽入天师境,证道凡身,奈何修行岁月尚短,道行尚浅。

    如今这阴尸鬼婴,乃世间不容之物。

    死人生子,不容天地,不容六道,乃方外之物。

    其怨气,比之传说中的鬼王也不遑多让。

    而且,鬼婴怨气乃世间极恨与极爱的产物,本就相互矛盾,一般灵符道法,对之无用。

    看着即将燃尽的清香,冷汗渐渐落了下来。

    清香燃尽,祖师灵法散去,这满屋灵符,怕是挡不住阴尸怨魂。

    “不行,贫道得另想它法。”

    心中思索,难道只能用阴魂幡吗?

    可是一旦使用阴魂幡,那一切努力都将化为泡影。

    她们和屋外鬼婴,必将永世不得超生。

    心中焦急,突然灵光一闪。

    “书生之气。”

    心中大喜,怨魂,死于世间礼法之下,那以儒道书气,能否镇压住她们?

    “福生无量天尊,万物皆有缘,或可一试。”

    眼眸闪烁异芒,决定放手一搏。

    霎时间,一股玄门书气,飘荡于屋内。

    这是一股圣洁,清韵的灵气,乃世间礼法规则。

    一身白衣,手拿古籍,双眸平静,浑身圣洁。

    宛如博学多识的世间大儒,书生一怒,天地动容。

    “博学而不穷,笃行而不倦。”

    “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

    “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郎朗读书声,化作万千古老文字,闪烁着缕缕金光,朝着怨魂脑海而去。

    三尸怨魂,赤红的眼眸,渐渐安静下来。

    妖异的眸光,有些迟疑,似乎回想着什么?

    滔天的怨气正在一点点消散。

    苍浩辰心中大喜,继续诵读。

    只是,光晕流转,声音变得冰寒。

    他,将儒道之法,换成法家之道。

    “圣人之道,去智去巧,智巧不去,难以为常。”

    “爱多者则法不立,威寡者则下侵上。”

    刹那间,三只怨魂,逐渐变得恐惧,滚滚鬼雾,开始溃散。

    鬼影重重,不断在空中穿梭,试图躲避漫天符文。

    看着如此诡异一幕,苍浩辰心中明了。

    “果然如此,她们死于法学礼法。”

    眸光闪烁,有了心中判断。

    “看来,这几个村落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只是眼下,却需要镇压阴尸鬼婴。

    随着屋内阴尸被镇压,净空终于以无边佛法压住了疯狂反扑的鬼婴怨念。

    一缕缕纯净佛光,散发着柔和佛力,一点点净化鬼婴怨念。

    怨恨消散,鬼婴血红的眼眸,渐渐平静,漫天鬼雾,缓缓消散。

    这里,又恢复了宁静,鸟语花香,甚为美丽。

    鬼婴孩童仿佛睡着般,躺在花丛之中,格外安静。

    佛光普照,一缕缕进入他们体内,净化残存怨念。

    净空长长吁了一口气,锐利的眼眸看向草屋,安下心来。

    小鱼妖薛彩衣见此欣喜不已,却一口鲜血喷出,再也坚持不住。

    水幕破碎,毒雾缓缓朝着岸边而来。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佛光普世!”

    刹那间,漫天佛光乍现,净空身后,一个威严的佛相,散发着璀璨金芒。

    佛光犹如烈火,瞬间燃烧漫天毒雾。

    就连河水中的毒雾,也被燃烧殆尽,渐渐变得清澈。

    河底,两道身影倏然分开。

    银环蛇女美眸含怒,身上衣袍几处碎裂,雪白的藕臂上,有些暗绿之色,显然中了妖毒。

    只是对面的河妖,却凄惨无比,鳞甲碎裂,散发着浓浓恶臭。

    殷红的鲜血,缓缓流出,倒是受伤不轻。

    妖异的眼眸,闪烁着一缕怨恨。

    只是,却没有轻动,一个转身,丑陋的脸上吐出一口毒雾,飞也似的逃走了。

    银环眼眸微凛,却没有追击。

    缓缓窜出河底,倏然落地。

    一口鲜血喷出,俏丽的面庞上,有着幽绿之色。

    缓缓朝后倒去,却落入了一人怀抱,甚是温暖。

    缓缓抬头,却看见苍浩辰温柔眼眸,俏脸微红。

    “公子,我……”

    话音未毕,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苍浩辰凌厉的眼神,看向不远处的河面。

    一叶扁舟,随波逐流。

    船头上,一道黑影,看不清面容。

    只是,在他身旁,却是那只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