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陌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苍山烬,道魔启世录 > 第171章 迁界禁海月夜黑影 第(1/1)分页

第171章 迁界禁海月夜黑影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凛冬将至,天下,却风起云涌。www.yilinwenxue.com

    天荒与大宋,发生了震惊天下的大事。

    天荒五族,羯族的一支部落,被神秘势力袭击,数万人的部族,一夜之间被屠灭殆尽,就连襁褓中的婴儿也未曾放过。

    消息一出,天下震惊,迅速席卷神州大地,就连远在南部的南疆,都小有耳闻。

    天荒霸主,羯族,居然被人灭了一支数万人的部族,事后调查,居然毫无一丝痕迹,只留下满地尸骨,鲜血染红了大地。

    茫茫天荒,就算其他四族,也不能在羯族眼皮底下行此大事。

    一时之间,古庙震动,天荒长老会更是派出无数长老,四处追寻线索。

    只是,依旧查不出任何线索,似乎他们本就不存于世间。

    更有好事者猜测,这是羯族惹怒了长生天,派出天军,惩罚他们。

    羯族人人自危,倒是收敛了不少。

    而中州大宋,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太后大寿,举国同庆,全国都沉浸在欢乐的氛围之中。

    无数势力暗潮涌动,朝着帝都汇聚。

    神州大地,又将掀起腥风血雨。

    只是远在密州城的苍浩辰一行人却乐的自在,逍遥快活。

    密州,大宋北部港口,位于胶州半岛,与幽云十六州隔海相望。

    千年来,天荒无时无刻想要攻占这座重城。

    只是,曾经的另一座大城蓟都城却是一片焦土。

    密州城东极阁,苍浩辰满脸惬意,摸了摸浑圆的肚皮,颇为自在。

    包厢隔间,能一眼看到城中的繁华,感受着海水拂过的气息,脸上泛着笑容。

    “福生无量天尊,这里才是贫道的修行之地啊。”

    看着乾坤袋中青色小葫芦略微的波动,心中惊喜。

    想不到水灵珠竟然有养魂奇效,就蛾皇和苍小白都有所受益,源源不断的水源之力,滋养着他们的神魂。

    既然水灵珠已经得到,现在倒是不着急出海了。

    毕竟海外是否还有天地灵珠,也不得而知。

    这里地处大宋,繁华无比,苍浩辰决定好好休息几日,入凡尘磨炼道心。

    净空一脸无奈,连打佛语,清秀的脸上,却有一丝鄙夷。

    银环和七朵金花说是要好好游玩一番,一大早就出门了。

    苍浩辰以灵符化去他们一身妖气,又以变化之法,让她们变得普通了一些,这才放心让她们出去。

    毕竟这些日子,这美女蛇妖走在大街上,惹得风波可是不少。

    苍浩辰酒足饭饱,十分惬意的斜靠在阁间栏杆,看着繁华似锦的街道,心中感慨。

    “这都是李大哥他们千年的牺牲换来的和平啊,祸福相依,只是他们却无福消受。”

    眼眸微凛,看向远处的天边,浓浓的海风气息,迎面而来,微湿的空气中带着一缕咸咸的味道。

    “天荒羯族之事,贫道总觉有异。”

    “卦象所示,乃祸乱之相,不出十年,天象必异,难道和那日紫薇星辰的陨落有关?”

    眼神灼灼,若有所思。

    “唉,贫道好像落入滚滚天象之中,无法自拔了。”

    一声叹息,略显无奈。

    “师傅啊,弟子什么时候才能重启苍梧观啊?”

    那日封山,实则是苍松子生前所算,他以最后的生机,强行命算天机,逆天改命,这才为苍浩辰算得一缕生机。

    三年后,也就是苍浩辰成年之时,命有大劫,十算九死,乃天命所示。

    这让苍松子心中大骇,为了自己唯一的徒儿,他不惜逆天而行,强行演算天机,这才被噬魂母蛊反噬,身死道消。

    只不过,苍浩辰却能博得一线生机。

    这也成了苍浩辰心中永远的痛。

    “臭老头,弟子欠你的,怕是还不完了。”

    似乎心有所感,这才过去半年,那股不祥的预感愈发浓烈。

    他在画中世界得到人道之书,对天象感悟更深了。

    “南疆邪堂,难道就是贫道的劫数?”

    明亮的眼眸闪烁一缕厉芒,眼神有些冰冷,似有魔气滚动。

    净空若有所感,察觉到不对。

    “阿弥陀佛,浩辰兄,你的心有些乱。”

    苍浩辰面色平静,倒也坦然。

    “呵呵,想些事情罢了!”

    净空眉头微皱,双手合十,却并未多言。

    “佛曰万物随缘,切莫强求,有因必有果,浩辰兄怕是有劫难临身。”

    锐利的眼眸佛光闪烁,心下坚定。

    “小僧也得多历凡尘,不然跟不上浩辰兄的心境了。”

    月色高悬,海风吹拂,这里的夜晚,反而有些温暖。

    繁华的密州城,也渐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一些特殊之地,依旧灯火通明,热闹不已。

    只是今日的苍浩辰却未有此心,房间内,苍浩辰十分好笑地看着眼前几人。

    “福生无量天尊,银环,你们,你们这是?”

    嘴角抽搐,面容怪异,这几人的形象,着实惊掉他的下巴。

    破衣烂衫,蓬头垢面,面容憔悴,楚楚可怜。

    这简直就是一路逃荒而来的乞丐啊。

    银环更是一脸委屈的看着苍浩辰,面色通红,眼眸中噙着些许泪水,眼看着就要落下。

    “公子,你不能责怪银环姐姐,都是那该死的尚书儿子坏事。”

    七朵金花中最小的芍药有些愤愤不平,娇嫩的小脸上,红唇嘟囔道。

    “我们已经很低调了,穿的都是粗布麻衣,那个坏蛋,居然还调戏我们。”

    芍药越说越气,小脸涨得通红,手舞足蹈,倒是有些可爱。

    “姐姐可是受了好大的委屈,带着我们一路狂奔,你看,都成这副模样了。”

    芍药顿时哭了起来,就连另外六朵金花也不甘示弱,楚楚可怜的嘤嘤啜泣。

    “公子……”

    “你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啊。”

    “公子,不要责怪银环姐姐!”

    娇柔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围绕着苍浩辰说个不停。

    刹那间,苍浩辰紧绷的脸,瞬间耷拉下来,连呼救命。

    只是,一旁的银环嘴角微翘,眼眸邪笑,非常得意。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浩辰兄救苦救难啊。”

    小和尚净空满脸庆幸,这七朵金花平常可没少“欺负”他。

    夜色高悬,已至深夜,只是暗夜之中,总有些不法之徒,行不轨之事。

    城中一处豪宅大院,几名少女瑟瑟发抖,泪如泉涌,脸上满是惊恐。

    身上衣衫褴褛,身上更有多处淤青。

    前方的床榻之上,却有一男子,满眼邪笑,衣衫半露。

    只是,眼神逐渐变得冰冷。

    床上少女,浑身青紫,双眼瞪得溜圆,脸色苍白,嘴角更是留下一缕鲜血。

    “妈的,晦气。”

    男子轻轻坐了起来,摸了摸嘴角血迹,锐利的眼眸瘆着彻骨的冰寒。

    凌厉的眼神,看向下方少女,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不知这几个能给本少爷带来什么样的乐趣。”

    男子如同饿狼扑食,冲向了几名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