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陌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苍山烬,道魔启世录 > 第147章 阴尸生子极怨极恨 第(1/1)分页

第147章 阴尸生子极怨极恨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水间山洞,数个孩童宛如小鸟,欢呼雀跃,在花丛中穿梭,甚是开心。m.juyuanshu.com

    “大哥哥,这束花好看吗?”

    一名约莫五岁的孩童,扑闪着明亮的眼眸,小脸微红,捧着一束鲜花,兴冲冲的跑到了苍浩辰身边。

    天真无邪的笑容,让人感到无比舒心。

    声音略显沙哑,眉心有一缕淡淡黑影。

    “好看啊,这花真得很漂亮,这花是送给我的吗?”

    微微俯身,摸了摸孩童的脑袋。

    只是手掌上,却有淡淡的幽光。

    魂体,凡人感觉不到,却感到阴寒。

    只是苍浩辰身有魔种,对鬼气敏感。

    “嘻嘻,大哥哥喜欢就好。”

    “花花送给你!”

    孩童小脸上,泛着欢快的笑容,将花递到苍浩辰的手上,蹦蹦跳跳的走开了。

    苍浩辰看着如此可爱的孩童,思绪似乎回到小时候,平静眼眸有着一丝异动。

    缓缓起身,看向花丛中欢快的几个孩子,面色有些阴霾。

    鲜花已然枯萎,花瓣片片掉落,根茎上却有淡淡的鬼气。

    “怨气入体,灵台污浊,这些孩子怕是撑不了多久啊!”

    蓦然一叹,心中有些悲伤。

    “你是想让我们超度这些孩童?”

    眼神瞥向眼前少女,心中了然。

    “公子,奴家也是无奈,这些孩子越来越大了。”

    女子眼眸中有些哀伤,她本是妖与鬼的结合,对鬼气感应颇深。

    近来越来越明显了,再不净化怨念,成为邪婴,那就很难收场了。

    苍浩辰面色凝重,首次感到棘手。

    心中暗凛,若有所思。

    “驱除鬼婴怨念,怕是有违天道,他们本就是应死之人,乃天地所不容!”

    “鬼婴与母体,乃双魂合生魂,他们的怨念,其实就是母体的怨念。”

    “强行超度,怕是会遭反噬。”

    眼神凝重,看向这些孩童,有些犹豫。

    肉胎阴尸,魂生怨念,这就是鬼婴的本体。

    吸收阴气成长,越大,怨念越深。

    若是长到十岁,必将成为超脱六道的至阴邪物,鬼童。

    他们,并无生气,实乃死人。

    “屋中那几具阴尸,怕就是他们的母亲吧?”

    “胎死腹中,含恨而死,以极强的怨念,转生鬼婴。”

    一声叹息,却也不知救或不救?

    “福生无量天尊,祸福相依,实乃命中一劫啊!”

    抬头看向苍穹,心中苦闷。

    他师傅曾说过,将来若是再次遇到鬼婴,怕是他命中有一大劫。

    难道就是现今吗?

    心中揶揄,想起五岁那年遇到的那对怨鬼夫妇。

    难道真的是命中注定?

    那妇人怨念更深,只是后来听师傅说。

    “半妖半鬼,阴时出生,乃极阴之物的鬼婴。”

    “只是祸福相依,此乃命中注定,阻之无异。”

    只是眼下,却略不同。

    他们的母亲乃凡人,没有灵气能保住他们的先天之气。

    还未出生,却早已胎死腹中。

    蓦然一叹,眼眸闪烁,一缕玄光在身上流转。

    眼眸闪烁着无比璀璨的金芒,陡然射向草屋。

    刹那间,宛若怨魂咆哮,震慑苍穹。

    这是几位母亲生前的怨念。

    红色嫁衣,却成了催命之物,子夜枉死,更是怨念极深。

    眸光闪烁,心中震惊,尤为愤怒。

    “这些女子居然是被人活活溺死在河中?”

    究竟为何?要生生溺死这些身怀六甲的柔弱女子?

    缓缓收回目光,对着身旁的净空说道。

    “净空,这些孩童,你试着超度他们。”

    “超度亡魂,贫道不擅长。”

    苍浩辰有些讪讪,略有些惭愧。

    道家超度亡魂,乃斩杀怨念,灭因果缘法。

    如要净化怨念,那要极强的法力。

    苍浩辰擅长画符,可惜道行,确实尚浅。

    净空眼眸微凛,欣然应允,盘坐于地。

    手握古老佛珠,开始念经。

    大罗往生经,或可超度怨念,待时机成熟,神魂剥离,再入轮回。

    苍浩辰微微颔首,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草屋内,苍浩辰面色凝重,掏出数张灵符,倏然贴在了阴尸印堂之处。

    镇邪符,他要在净空超度怨念之时,镇压住这些女子的无边怨念。

    断怨,断念,断情……

    这让苍浩辰双手微微有些颤抖,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认真对付怨魂。

    “各位施主,贫道知你们心中有怨,但人死缘灭,何必执着。”

    “阴阳轮转,自有天道,诸位的怨念,贫道自会替诸位查清。”

    房间内,赫然出现桌案,香炉,清烛。

    微弱的烛火,映照着房间颇为神秘。

    “开坛,启法。”

    “三清祖师在上,贫道苍浩辰,今日恭请祖师,降下诛邪法旨。”

    “朗朗乾坤,日月交替,阴阳轮转,为之有序,镇魔,诛邪!”

    “镇魂符,敕令……”

    刹那间,房间内青光闪烁,烛火大盛,三道金色灵符燃烧,化作香灰。

    三道金光,缓缓没入阴尸印堂,流转周身,寒气渐散,惨白面容,似有变幻。

    桃木剑挥舞,在空中挽起数道剑花。

    桌案上,三炷清香,瞬间点燃,散发着清香。

    屋外,净空似有所感,顿时佛光大盛。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

    “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

    “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诃。

    这是密语佛咒,晦涩难懂。

    佛光炽盛,化作金色符文,缓缓飘入鬼婴额头之中。

    佛光入体,散发着玄奇的光芒。

    鬼婴宛若熟睡,静静躺在花丛之中。

    身上,萦绕着无数金色符文,不断洗涤着心中怨念。

    只是,鬼婴体内却如同恶鬼咆哮。

    稚嫩的面庞上,鬼雾弥漫,不断幻化出一张张凶恶的鬼脸。

    仰天嘶吼,咆哮震天。

    “不,不,不……”

    “母亲,母亲,我们恨啊……”

    “恨啊……”

    恶魂咆哮,宛如厉鬼,这里,瞬间变得冰寒。

    草屋内,苍浩辰冷汗直流,桃木剑不断颤抖。

    阴尸身上散发着浓浓鬼雾,不断翻滚,誓要冲去身体,朝屋外而去。

    硕大的鬼脸,仰天长啸。

    只是,满屋的金色灵符,正散发着璀璨的金芒,不断消融着她们的怨念。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夜郎,你好狠的心啊!”

    鬼脸中,散发着血红,滔天的怨念,似要撕碎所有的一切。

    苍浩辰心中悲苦,浑身颤抖,他有些小瞧此等孽缘之力。

    “无量天尊,师父,快来救救弟子,阴尸鬼婴,太恐怖了。”

    心中大急,眼中有前所未有的凝重。

    苍穹中,皎洁的月光落下,却散发着妖异的紫色光芒。

    平静的水面,渐渐激荡起一阵诡异的波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