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陌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苍山烬,道魔启世录 > 第97章 圣女失踪明争暗斗 第(1/1)分页

第97章 圣女失踪明争暗斗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拉乌大祭司,你说什么?”

    乌孙王宫内,一众人惊呼出声,满脸不可思议。www.sdyfcm.com

    看向眼前的拉乌大祭司,更是难以置信。

    “圣女失踪了?”

    “你们在来的路上遇到了神秘人的袭击?”

    西域诸王公心中大骇,瞬间乱做一团。

    楼兰圣城是西域所有国家、部落共同的信仰,圣女被袭,这岂不是打了整个西域的脸?

    到底什么人这么大胆。

    西域势弱,但也不至于被人欺负到头顶上。

    虽然楼兰圣城被神秘势力插足,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乃天荒所为。

    但是楼兰圣城,还是西域的圣城,有着不可逾越的底线。

    他们也保持着克制,不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这是何人所为?”

    ”难道?”

    西域眼中有些一缕淡淡的仇恨,不经意的都瞟了瞟王座上的郎巫。

    虽不明显,但还是被朗巫看在眼中。

    心中疑惑,难道真是那群疯子所为?

    不可能啊,古庙不会让他们这么做的。

    看向台下不善的眼神,顿感棘手。

    就连一旁幸灾乐祸的阔海,眉头紧蹙,也似有不解。

    两族虽有矛盾,但眼下的事情绝对没这么简单,这牵扯到整个天荒的利益。

    苍浩辰却一脸淡定,乐的清闲,眼眸深处却有担忧,楼兰圣女该不会真出事了吧?

    虽然只见了几面,对那个冷冰冰的圣女不怎么在意。

    但好歹也是黑袍萨满的死敌,也算是自己的半个盟友。

    身后的漠河先生,也满心疑惑,似乎察觉到到其中的不妥。

    圣女出事,绝对会引起西域混乱,对眼下的局势十分不利。

    如果引起无谓的战争,那朝廷重开坊市也变的毫无意义。

    每人心思各异,局面变得紧张,就连空气,都变得凝重。

    就在此时,从王宫外,飞进了几道身影。

    顿时引得众人惊呼,无数卫兵鱼贯而入,刀枪剑戟,将来人团团围住。

    只见一名青年男子,带着一男一女,闯了进来。

    这居然是,娜扎部落的人?

    几人死死的盯着高台上的郎巫,彻骨的仇恨,散发着无限的怒火。

    恨不得当场冲上去。

    几人霎时间,跪倒在地,居然是朝着苍浩辰。

    苍浩辰脸色大变。

    “我靠,这是什么鬼?”

    只见青年男子满怀悲愤,朝着苍浩辰说道。

    “娜扎部落博尔术,请天朝尊使,庇佑我娜扎部落,严惩丧尽天良的羯族。”

    言辞恳切,饱含悲愤,铿锵有力。

    “我靠!”

    苍浩辰心中大惊,这下捅了马蜂窝了。

    当着羯族的面,说要严惩,还要求端朝庇佑,这……

    摆明了让羯族难堪。

    霎时间,空气中都仿佛要燃烧起来,此事远远超过了圣女失踪的威力。

    苍浩辰顿感无语,心中略沉。

    此人,好有心机!

    就连身后的漠河先生也是眉头紧皱,面色冰寒。

    这是将端朝和天荒,摆到了对抗的明面上。

    眼下有些进退两难。

    “娜扎部?”

    郎巫眼中厉芒闪烁,面色却非常冷静。

    心中却有些苦闷,天荒和中州一样,都不想事态扩大。

    可眼下,似乎有一双无形的黑手,让事情变得不可控。

    西域诸王公面色阴沉,双眸冒火,死死的盯着羯族朗巫,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冲将上去。

    双方士兵更是剑拔弩张,王宫中,顿时变得混乱不堪。

    所有人心思各异,盘算着接下来如何应对?

    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只是,苍浩辰却不得不站出来。

    他必须有所回应。

    “几位是娜扎部的吧,请先起来,你们所说之事,可有证据?”

    苍浩辰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无形的气势,看向场中三人。

    似乎他并不相信三人所说。

    众人顿感疑惑,这苍大人怎么了?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为何要如此问?

    博尔术眼中疑惑,却不敢怠慢。

    难道此人不是苍浩辰?

    可这是术赤大哥亲口告诉他的啊。

    霎时间,气氛更加紧张,空气变得凝重。

    只见博尔术缓缓从怀中拿出一颗古怪的石头,泛着诡异的青色幽光。

    眼中充满了悲伤,双手不断地颤抖。

    这是?

    影像石?

    一道幽光照射在天空,一幅幅无比血腥的画面呈现在众人眼前。

    残肢断臂,鲜血喷溅,广袤的草原上,无数人在嘶吼,在哭泣,在逃窜。

    神色绝望,苦苦哀求,却抵不过森寒的弯刀。

    鲜血,染红了大地。

    这是,羯族残杀娜扎部的惨像。

    王宫内,安静的有些诡异,看着血腥的场面,眼中悲伤。

    无数娜扎部的族人,被当成了活靶子,羯族士兵射箭取乐。

    无数少女被掳掠上了马背,疯狂的尖叫。

    更有甚者,被活活撕裂开来,鲜血流了一地。

    羯族士兵疯狂的大笑,兴奋的在草原上追逐那些无辜的少女。

    众人心中悲伤,更有些羞愧,他们刚刚内心有些恼怒。

    只是眼下如此惨状,无不义愤填膺。

    这简直,比畜生还不如。

    苍浩辰眼眸闪烁,心中愤怒不已。

    这群畜生,比凶兽更加遭人恨。

    就算是苍南城的凶兽,也没有他们这么凶残。

    眼眸阴冷的盯向羯族的郎巫。

    声音冰寒,眸光森冷。

    “这位大人,这你又作何解释?”

    苍浩辰面色平静,极力压制着内心的怒火。

    他虽愤怒,但眼下却不能发作。

    郎巫心中暗骂,眼下他就是有一万只嘴也说不清楚。

    “那群该死的混蛋,做事也不做干净,还留下把柄。”

    但此刻却不能承认。

    “哼,区区一块留影石,又岂可全信?”

    “这分明是他们诬陷我们大羯族,该杀!”

    声音陡然变得冰冷,一股无形的气势,瞬间袭向了三人。

    “这是,天荒黑血祭司的力量?”

    “堪比黄袍天师?”

    苍浩辰大惊,心中狂震。

    “我靠,这该死的郎巫,居然隐藏得如此深。”

    眼中顿时充满了警惕。

    就在此时,一股玄奇的力量散开,漠河先生出手了,云淡风轻的一掌,瞬间化解了威势。

    这是什么人?

    不就是个太监吗?

    郎巫锐利的眼中,充斥了忌惮。

    苍浩辰心中安定了些许,差点忘了,还有这个神秘莫测的漠河先生,还怕区区郎巫,胆子瞬间大了起来。

    “我说郎巫大人,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微笑地看向郎巫,目光灼灼。

    眼下郎巫擅自出手,其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

    “哼……”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说不是羯族做的,也没人相信。”

    “反正我们大羯族仇敌多了去了,也不怕多这一个。”

    “有本事,你们来找我们报仇吧。”

    郎巫冰寒的脸上,泛着阴险的笑容。

    “开玩笑,找我们复仇,就连你们端朝都没这个实力。”

    此刻,古庙的计划泡汤了,只得带着手下灰溜溜的走了。

    临走之时,倒是若有深意地看了犬戎族阔海一眼。

    郎巫心中憋屈,眼下,还未到撕破脸皮的时候。

    刚刚一瞬间,他感受到了隐藏的恐怖力量。

    这是来自,西域都护府的暗夜杀手,暗夜卫的力量。

    难怪这小子如此有恃无恐。

    极度不甘,只能灰溜溜的逃离了王宫。

    心中思索,到底是谁,在背后给羯族使绊子?

    西荒的局势,变得扑朔迷离,渐渐脱离了诸方的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