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陌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苍山烬,道魔启世录 > 第170章 天荒血案命中劫难 第(1/1)分页

第170章 天荒血案命中劫难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天穹,皎洁的月光落下,寂静的小村落,却显得格外寂静。www.wanshushi.com

    只是,空气中,却有一股肃杀之意。

    宁静,被暗夜的的黑影打破。

    小院内,烛火摇曳,散发着莹莹黄光,在寒风的吹拂下,摇曳着身姿,倒影出数个人影。

    “诸位,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晴朗的少年声音,还带着一抹邪笑。

    手中灵符飞舞,瞬间飞向了四周。

    “嘭……嘭……嘭……”

    随着几声闷哼声,小院内,数十道身影,从空中跌落,摔倒在地。

    只见一群黑衣蒙面之人,出现在了小院之中。

    手中的朴刀散发着森冷的寒芒。

    眼神凶狠的看向缓缓打开的房门。

    “诸位深夜拜访,不知找我等何事?”

    “唉,今夜的风有些冷啊!”

    两名少年缓缓走出房间,看了看天上的明月,蓦然一叹。

    只是稚嫩的脸上,却有一缕嘲弄之色。

    “少废话,把银子交出来,不然……”

    一名颇为壮硕的黑衣人,身上泛着冰冷的杀气,眼神狠厉,挥舞着手中长刀。

    一众黑衣人,齐齐朝着两人围了上来。

    “唉……”

    “世道纷乱,早知如此,小生就不这么大方了。”

    “我说的对吧?村长?”

    苍浩辰眼眸如电,看向身后的一名黑衣人,稚嫩的脸上满是戏谑。

    一众黑衣人刹那间有些呆愣,为何此人能够识破他们?

    “呵呵,年轻人,你们不是过路书生?”

    人群之中,一名老者慢悠悠的走了出来,揭开了蒙面的面纱,苍老的脸上有些阴沉,声音嘶哑的说道。

    身上却有一股淡淡的气息,看起来很隐晦。

    小院内,一阵玄光闪烁,院中的两人瞬间变了模样。

    青衣道袍,黄袍僧衣,赫然是一道一佛。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与小和尚,只是无意间路过此地,为何要截我们的道?”

    苍浩辰嘴角微挑,似有不解,清澈的眼眸满是真诚。

    只是这在村长看来,却显得有些紧张。

    “居然是道士与和尚?还真让老夫惊讶。”

    “只是你一个道士,为何有如此多银两?”

    老者眼眸闪烁幽芒,心中仿佛有些愤怒,似乎对所有身揣财宝之人,有种天生的敌对心理。

    “难道你是那群贪官污吏派来的?”

    声音陡然变得冰寒,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浓烈的杀意。

    周围数十名黑衣人,眼眸突然变得血红,面色冰寒,似乎有些滔天的恨意。

    为首的中年男子,手中朴刀闪烁,一个箭步,就朝着苍浩辰飞扑而来,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

    “等,等等……”

    苍浩辰刚要解释,却已来之不及,凌厉的刀锋,离自己的眼眸只剩下半尺距离。

    “铛……”

    一声清脆的钟声,响彻小院,似在整个村落响起。

    只见一口硕大的金色古钟出现在苍浩辰身上,生生的阻挡住了凌厉的刀锋。

    一股巨力传来,中年男子数练被弹飞数米,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头,这才堪堪稳住身形。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位施主,你的杀心太重。”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小僧可度你成佛。”

    小和尚净空双手合十,身上泛着璀璨的佛光,古钟之上,无数金色符文正在闪烁,流转着缕缕佛蕴。

    “你们究竟是何人?”

    中年男子与老者心中震颤,此刻的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这两人,绝不是泛泛之辈。

    这是修道之人,岂会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比拟的。

    老者眼眸凝重,心中正在暗自盘算。

    只是,苍浩辰接下来的话语,却让几人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村长,还有这些大叔,贫道虽有些小财,却还是比不上路上那些运财宝的大财?”

    “不知你们有没有兴趣,和在下一起劫富济贫?”

    苍浩辰稚嫩的脸上,有着一缕兴奋,看向众人,眼眸中却有一些真切?

    就连小和尚净空,都有些莫名其妙,劫富济贫?这不是当土匪吗?

    浩辰兄为何有此意?

    领头的两人心中震颤,就连面色都有些扭曲,着实有些难以置信。

    难道眼前两人,乃是假的修行之人,是江洋大盗所化?

    老者深邃的眸光,闪烁一缕疑惑。

    “你说得可是真的?”

    “这可是掉脑袋的事。”

    “你们修道之人,为何对世俗凡物如此执着?”

    老者心中仍然有些不信,目光灼灼的盯着苍浩辰,似乎想要从他的眼中看出异样。

    “唉,贫道也有一颗炙热的心,想为遭受苦难的百姓,谋些福罢了。”

    清秀的脸上,泛着激动的眸光,看向遥远的天穹,一副仙风道骨,颇为神秘的样子?

    倒是让人觉得,苍浩辰真乃游历人间,一心为民的圣人。

    只是,一旁的净空嘴角却抽了抽。

    “浩辰兄,境界果然高。”

    寒风袭来,月色照射在小院里,泛起淡淡的迷雾,倒是给这座村庄增添了一缕神秘的色彩。

    翌日清晨,当第一缕斜阳照射在这片大地之时,一行人却朝着城中出发。

    清一色的商队装扮,只是却有些奇怪,队伍中间,却有一辆颇为精致的马车。

    马车之上,正是苍浩辰,净空两人,还有昨日的村长和他的儿子。

    只是这两人却有些拘束,眼神有些怪异。

    “赵伯,赵叔,不用这么拘束,待会儿还要和本少爷上演一出好戏呢。”

    苍浩辰一身锦衣玉袍,正斜躺在马车之上,嘴角斜笑,浑然一副世家公子的做派。

    折扇挥舞,面如冠玉,倒是生的十分俊俏。

    马车中的两人,额头有些汗珠,心中颇为紧张。

    这种大胆的想法,真的让他们有些难以想象。

    不过中年男子赵义,锐利的眼眸之中,却有着兴奋之色。

    虽然大胆,但只要成功,绝对能够让周边数十个村子,安然度过这个冬天。

    车队缓缓行驶在古道之上,渐渐的已经临近了密州城。

    看着巍峨的城墙,众人的心都有些莫名的紧张,他们都是附近村落中人,虽然也进过密州城,但此次所做之事,着实有些大胆,想想就有些后怕。

    在堂堂密州城,北境最大的城池,劫富济贫,想想都觉得刺激。

    霞光照射在古道上,一车车石头正在被玄甲军护送往帝都。

    只是,在遥远的朝堂,却是更加的风起云涌,风雨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