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陌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苍山烬,道魔启世录 > 第56章 长生天葬镇东灵驿 第(1/1)分页

第56章 长生天葬镇东灵驿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夜风徐徐,一望无垠的荒漠,苍浩辰身背着蝶梦,艰难的在荒漠中前行。m.wannengwu.com

    身后的净空和葫芦娃背后也有两人。

    只是看上去,怎么有些面熟?

    两个时辰前,苍浩辰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剩下的黑棺,棺中居然是客栈老头和老妪。

    几人顿时目瞪口呆,他们为何在此?

    “净空老弟,他,他们还活着吗?”

    朦胧的月色照射在黑棺之上,泛起一缕缕氤氲的雾气,棺中两人,苍白的脸上微微有些发黑,呼吸微弱,仿佛死了一般。

    净空眉头微皱,眼眸金光闪烁,一道金光射向黑棺。

    佛眼,正是和道眼一般的高深神通。

    “还活着?只是……”

    净空眼眸微挑,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他们好像中邪了?”

    “中邪?”

    苍浩辰一脸惊讶,他怎么没看出来?难道自己灵符不灵了?

    他刚刚使用了驱邪符,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两人身上也没有诡异的黑雾显现。

    “这应该是西域邪术,小僧判断不出来,未曾见过如此邪法,这更像是一种诅咒。”

    净空蓦然一叹,看向广袤无垠的荒漠,略微有些沮丧。

    本以为自己佛法已然精通,可畅行神州大地,到现在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就连这荒漠中的一个小镇,都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苍浩辰静静的思索了片刻,又看向深不见底的山洞,他们不能再停留了,若是碰到了蛾皇,他们真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咱们得赶紧走,时间久了恐有变数。”

    漫天的飞蛾,必定和灵泉镇有关联。

    黑棺的秘密怕是只有到灵泉镇才能知晓。

    初冬的第一缕斜阳出现在遥远的天际,茫茫荒漠中,几道身影,渐渐变大,朝着灵泉镇而来。

    “我靠,累死小爷了。”

    苍浩辰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望着不远处的灵泉镇,总算歇了一口气。

    “以后得研究个飞行灵符,这太累了。”

    苍浩辰感觉浑身上下每一处都酸痛无比,两条腿都不不断地颤抖。

    小和尚净空锃亮的光头上,也满是露珠,泛着晶莹的白光,似乎都要结冰了。

    不由得朝苍浩辰翻了个白眼。

    “最重的两人可都在他和小葫芦娃身上。”

    小葫芦娃倒是轻松,化作一只巨大的青葫芦,驮着老妪不断地飞来飞去,惹得苍浩辰一阵羡慕。

    可惜小葫芦娃还太小,虽能幻化人形,但也才二百年道行,本体只能驮下一人。

    几人终于回到了客栈,总算长吁了一口气。

    说来也怪,这客栈无人看守,居然毫发无损,似乎这灵泉镇真的可以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将几人安顿到房间后,苍浩辰又火急火燎的前往小镇,请巫医来看看。

    灵泉镇地处西域,这里有着独特的修行方法,常被中州天师道定为邪门歪道。

    小镇上有巫医,不过好像从未听小镇百姓提及过。

    似乎他们从来不生病。

    只见一名年过古稀,走路颤颤巍巍的老巫医走了进来,只是这样貌?

    怎么和客栈老妪有三分相像?

    “咳咳咳……”

    一阵阵急促的咳嗽,老巫医迈着步子,慢慢的走了进来。

    苍老的脸上没有一丝涟漪,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之人,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浑然不顾苍浩辰几人诧异的眼神。

    “咳咳咳,姐姐啊,说了多少次你都不听,这次自己遭殃了吧?”

    “长生天保佑,还算活着!”

    “你说,你偏要和这个糟老头子在一起,一辈子呆在这里,值吗?”

    略显深邃的眼眸看向一旁之人,眼眸中有一丝冰冷。

    “姐姐?”

    苍浩辰惊诧了,这老巫医和老妪是亲姐弟?

    “长生天是什么?”

    苍浩辰满眼疑惑,煞是不解。

    “呵呵,小后生,你好像有很多疑惑?”

    老巫医仿佛看透了苍浩辰的内心,微微转过头,看向苍浩辰。

    漆黑如墨的瞳孔中,有着淡淡的笑意,不过惨白的脸上,却有着虫噬一般的疤痕,甚为可怖。

    “那个,前辈,你们是中州人?”

    一语惊起千重浪,就连老巫医都颇有些震惊,看向苍浩辰的眼神也有些欣赏。

    想不到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人能认出他们的身份。

    “呵呵,小后生不错,居然认出了老头子我的身份。”

    惨淡的笑容中,有着一缕淡淡的失落。眼中似乎有着回忆,却有着一些痛苦。

    “犯错之人,还有何脸面以中州人自居,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不过我倒要谢谢几位,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姐姐,无憾无憾。”

    一声叹息,道出了这些年他们这些年的心酸。

    “他俩没什么事,只是受了些反噬罢了,过段时间就会醒来的。”

    “至于这个小女孩,有些奇怪。”

    “似人非人,似妖非妖,不知为何会在此。”

    老巫医蓦然一叹,看向窗外飞舞的蛾子,若有所思。

    “小伙子,这里的事你们就别管了,这里的人,你们又何必在意呢?”

    老巫医诡秘的一笑,顿时让人摸不着头脑。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佛说众生平等,遇到恶妖行凶,怎能不管?”

    净空有些不认同老妪所言,出口反驳。

    “呵呵,小和尚倒是挺有佛性。”

    “不过,你可听说,救人先救心,心都没了,咋救?”

    “我知你们好奇妖蛾抬棺,也奇怪这里的百姓为何如此?”

    “至于黑棺。”

    “此乃天葬,不容于地之人,当然得天葬了。”

    “这里的人……”

    “算了,不想说了!”

    老巫医刚想继续说下去,又看向床上的姐姐,眼神突然一黯,瞬间缄默不言,似乎不愿再提及。

    苍浩辰顿时有些着急,想问却又不愿继续打扰。

    他十分好奇刚刚老巫医说的有关蝶梦的事。

    “似妖非妖,似人非人,是何意?”

    “唉,都是命啊!”

    “老头子不想管,也管不了,你们如果想管,就去镇东灵驿看看吧,那里有个古怪的铁匠,或许能告知你们一二。”

    说罢,也不再多言,而是静静的看着床上两人,又自哀叹。

    “镇东灵驿?”

    苍浩辰好奇,这是什么地方,他白天也听小镇百姓提到过,只是他们眼中,对那里有着一丝仇怨。

    看着三个古怪的人,苍浩辰不知为何,总感觉有些悲伤,似乎在他们身上发生了诸多伤心的往事。

    只是他也很淡然,世上之事,遇事也不强求,得过且过罢了。

    静静的看着小女孩蝶梦,脸上有一丝溺爱,或许从小女孩身上看到了自己的童年。

    “小哥哥,能给我一些蜡烛吗?”

    “我想拿回家给患病的阿妈暖暖身子。”

    清秀小脸,满是期盼的看着苍浩辰,让他怎么也无法忘却!

    苍浩辰不管他人可以,不过蝶梦他是一定要救的。

    “你们去吧,这个小女孩,老头子会照顾的。”

    “唉,也是个可怜之人。”

    似乎看出了苍浩辰眼中的担忧,这才开口替他照顾蝶梦。

    “多谢前辈!”

    苍浩辰倏然一拜,就朝着镇东灵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