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陌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苍山烬,道魔启世录 > 第155章 道魔分身奸夫淫妇 第(1/1)分页

第155章 道魔分身奸夫淫妇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圣城,黑夜渐渐来临,苍浩辰坐在桌案上,若有所思。www.gudengge.com

    眉头轻挑,眼神凝重。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浩辰兄,你确定那颗珠子就是水灵珠?”

    “是不是太过显眼了?”

    小和尚净空眼眸闪烁着一缕精芒,适才他用佛眼观察,却毫无波澜。

    “贫道绝对没有感觉错,这股天地自然的水灵之气,虽只一丝,却有波动。”

    “只是,这水灵珠有些怪异,好似受到某种力量的压制。”

    “不知圣师究竟是何身份?”

    “此地为何没有大宋官府?”

    苍浩辰心中诧异,一进东溪村,就有所察觉。

    这里地处大宋地界,居然没有府衙县官,着实怪异。

    苍浩辰略微沉思,陡然灵光一闪。

    “有了。”

    身上青光闪烁,一缕缕道韵之气弥漫开来,手中赫然多了一支殷红朱笔。

    一张泛着金芒的符纸,跃然案上,朱笔挥舞,瞬间刻画出一张灵符。

    眼眸微挑,顺手抛向空中。

    “太极阴阳,四相两仪,纯阳浊气,震天动地,阎王莫欺,魂分两道,一阴一阳,摄!”

    刹那间,苍浩辰沐浴在诡异幽光之中,慢慢变得朦胧,虚幻。

    宛若有两个虚影不断重叠,撕扯,甚为奇异。

    随着灵符散发出璀璨的金芒,虚影陡然分散开来。

    这是?

    净空与银环大惊,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情形。

    “公子这是?”

    银环俏丽的脸蛋,写满震惊,小嘴微张,瞳孔睁大。

    “怎会有两个公子?”

    只见房间内,伫立着一道身影,其样貌和苍浩辰一模一样。

    只是乃是阴魂,并无实体。

    苍浩辰手臂挥舞,抛出一颗青豆,默念口诀。

    “天真敕奏,驱使草豆,大变神兵,为吾行营,撒豆成兵,敕!”

    霎时间,青豆飞射到阴魂身体之中,散发着璀璨青光,阴魂的身体渐渐凝实。

    一名青衣长衫,剑眉星目的少年,赫然而立,器宇轩昂,散发着淡淡的气势。

    只是,面色冰冷,眼眸黝黑,居然是魔气缠身,宛如黑夜中的利剑。

    苍浩辰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眼眸闪烁,甚为得意。

    “福生无量天尊,想不到祖师保佑,贫道真的修成分身符咒。”

    苍浩辰看向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分身,略显惊奇。

    “贫道果然是器宇轩昂的少年英才。”

    眼中饱含金光,甚为满意。

    “本尊!”

    清冷冰寒的声音,有些阴冷,浑身散发着魔气。

    这居然是魔种?

    一道一魔,分身之术。

    苍浩辰本只想尝试一下,没想到竟然真成功了。

    这书卷之气果然玄奇。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果然天命所归。”

    心中畅快,不由哈哈大笑。

    房间内,甚为诡异,一黑一白,泾渭分明。

    一人面若冰霜,魔气滚滚。

    一人笑容满面,白衣飘飘。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浩辰兄,此乃何术,竟如此神奇?”

    净空嘴角抽搐,看向两个苍浩辰,有些疑惑?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浩辰兄?

    “福生无量天尊,入我道门,贫道自传之。”

    白衣苍浩辰眼眸斜睨,颇为得意。

    黑衣苍浩辰面色冰冷,冷哼一声。

    两人两面,两种性格,着实惊诧房中众人。

    “公子,您要分身要做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三日后你们自当知晓。”

    袖袍挥舞,黑色苍浩辰,顿时化作一张灵符,重新回到苍浩辰手中。

    一缕淡淡魔气,钻入苍浩辰心海之中,甚为玄奇。

    夜色高悬,寒风萧瑟,古老的圣城,渐渐安静了下来。

    一缕奇异的书卷之气,将客栈包围其中,宛如与世隔绝。

    萧瑟的大街上,无数黑影正在地底穿行,朝着某处而去。

    城中,一道身着红色嫁衣的身影,游荡在街道上,身影缥缈,甚为诡异。

    月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却没有映射出影子。

    惨白的面庞,一双血红妖异的眼眸,盯向一处颇为幽静的小院。

    院内小屋,一名女子,正在熟睡,微微隆起的肚子,乃身怀六甲的孕妇。

    女子泛着一丝诡异笑容,浑身鬼雾弥漫,十分恐怖。

    倏地,化作一道红芒,消失在了街道。

    屋内,孕妇俏丽的面庞,泛着阴冷笑容,隆起的肚子却有红芒闪烁。

    翌日清晨,还在睡梦的苍浩辰,就被一阵喧闹声,惊的无法安眠,不知发生何事。

    街道上,无数百姓蜂拥而出,朝着城中而去。

    眼眸中,充斥着疯狂之色,无论男女老少,尽皆愤怒无比。

    苍浩辰看着如此一幕,不禁有些好奇。

    青光闪烁,手指掐诀,顿感惊疑。

    “嗯,不在天道,毫无因果?”

    心中惊疑,怎么命算之术,在这里全然失灵?

    眼眸微凛,总感觉这里的一切都不太真实。

    随手拦住一名颇为富态的大婶,耐心询问。

    “这位大婶,贫道有礼,请问发生了何事?这是要去往何方?”

    大婶被拦下,本有些恼怒,只看到苍浩辰眼眸清澈,又是道士装扮,面色缓和了下来。

    “这位道长,您是不知道啊,咱们圣城出了不堪入耳的惊天丑闻啊,真乃家门不幸。”

    “居然有贱妇,暗通奸夫,已经身怀六甲。”

    “听说啊,怀的还是异端妖孽。”

    “实在是家门不幸,圣城耻辱啊!”

    大婶满是油光的脸庞上,写满了对贱妇的愤恨,双眸似要喷出火来,气的直跺脚。

    “福生无量天尊,原来如此,只是眼下这么多人去往何方?”

    苍浩辰心下疑惑,这里不是圣人之城吗?为何还会出此种事?

    “道长您不知道啊?”

    “咱们这儿,只要身犯大错,都要沉入圣湖,洗刷罪孽。”

    “圣师有命,要剖腹验血,寻找奸夫。”

    “眼下正在圣湖呢,道长,您不知道?”

    大婶满脸疑惑,为何眼前这位道长,没有收到圣师传梦?

    苍浩辰眼神微凛,心中大惊。

    圣师为何要行如此邪恶之法?这不是有违圣人之道吗?

    而且,城中之人,竟能欣然接受?

    心中狐疑,却面色如常。

    “福生无量天尊,苍生有怨,贫道亦观之!”

    “多谢大婶告知!”

    说罢,消失在了原地。

    大婶面露疑惑,这才反应过来,此人不是城中之人。

    顿时面色微变,冷哼一声,眼眸中还有些愤愤不平。

    “额……”

    “这翻脸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六爻斑驳,人心难度啊!”

    苍浩辰蓦然一叹,眼中却有些忧愁。

    “净空,银环,我们也去凑个热闹!”

    道袍挥舞,几人瞬间消失在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