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陌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苍山烬,道魔启世录 > 第101章 灵魂献祭葫芦身死 第(1/1)分页

第101章 灵魂献祭葫芦身死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古老的荒原上,皑皑白雪,风声鹤唳,嘶吼不断。www.baiwenzai.com

    苍浩辰浑身颤抖,灵魂依旧处在冰寒之中,看向山坡上的身影。

    感受到了恐惧。

    这是绝对的差距,那人一只手指,就能致自己于死地。

    看着没有一丝血色的黑影,苍浩辰心中疑惑。

    “这是死人还是活人?”

    无论如何感应,都感觉不到一丝生机,仿佛不存在一般。

    “天荒古庙,这是个什么地方?”

    漠河先生浑身气势高涨,能感受到他前所未有的凝重。

    “阁下高居古庙,对付一个小辈,怕是不妥吧?”

    漠河先生眼神冰冷,紧紧的盯着古庙之人。

    “呵呵,闲来无事,出来走走。”

    “落了古庙的颜面,想离开,怕是不好吧?”

    沧桑的声音,看透人心,充满迷惑,却饱含冰冷。

    只是,这股气息,为何如此邪恶?

    霎时间,这片天地,都宛如静止。

    这是什么?

    苍浩辰心中大骇,从没见过如此诡异之事,他的神魂,仿佛凝结一般。

    漠河先生脸上的冷芒更盛,一股温和的炙热气息,再次将苍浩辰保护了起来。

    漫天雪花,停滞在空中,时空,被凝固。

    这片天地,仿佛只剩下漠河先生和古庙之人。

    “你是咒魂师?”

    漠河先生面容惊恐,眼眸深处有着深深的忌惮。

    古庙,天荒最神秘的地方,他们修咒术,这是比南疆蛊术还要邪门的术法。

    咒杀,无形无色,无影无踪,是以命换命的古老法术。

    相传,源自洪荒古神。

    天之道,以万物为刍狗,这是真正漠视生命的法术。

    古庙咒魂者,咒魂,杀人于无形。

    中咒者,三魂七魄全散,死无声息。

    “呵呵,想不到这世间还有人记得小老儿。”

    “又是一百年了,出来活动活动,也算没白活一遭。”

    “不知漠河先生是否给古庙一个交代?”

    “西域,也不能全是你们说了算吧?”

    咒魂者无名,代代传承,只有一人,却堪比紫袍天师。

    眼下根本无力抵抗。

    古庙,很少出现在世人眼中,中州鲜有听闻。

    “前辈,不知您究竟要如何?”

    漠河先生冷汗直冒,不得不低头,他别无选择。

    “呵呵,无妨无妨,你漠河先生能耐大,老朽咒杀不了你。”

    “只是……”

    “古庙出手,总得留下点什么,也不能没了名头。”

    陡然间,天地异变,这里的一切发生巨变。

    一股无形的咒力,弥漫着整片天空。

    仿佛有着一双古怪的眼睛,盯着所有人。

    就连远处的白丸等人都瑟瑟发抖。

    灵魂束缚,无处可逃。

    苍浩辰感觉心中发冷,暗觉不妙。

    “我靠,该不会!”

    霎那间,那股古怪的力量,再一次落在了苍浩辰的魂魄之上。

    三魂受损,七魄溃散。

    苍浩辰生机流逝,眼前逐渐变得模糊。

    “苍梧观的祖师爷啊,弟子,弟子……”

    苍浩辰变得呆滞,神魂就要破碎。

    就在此时,漠河先生再次出手了,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堪堪抵抗。

    “古庙为何要为难一个小辈,他也不是我们朝中之人。”

    漠河先生青光大盛,额头青筋暴出,承受着巨大压力。

    “呵呵,老夫可管不着!”

    诡异的力量大盛,身后咒奴,一个接着一个,浑身腐蚀,倒地而亡,黑血弥漫。

    苍浩辰三魂七魄变得无比透明,仿佛还有一丝就要消散在天地。

    渐渐地,神魂中,只剩下道心魔种。

    漠河先生心中大急,苍浩辰可不能出意外啊。

    可眼下,却是死局。

    堪比紫袍的实力,远远超出了所有人想象。

    漠河先生脸色涨红,嘴角溢出鲜血,浑身颤抖,快要支撑不住。

    “呵呵,果然不愧是漠河先生,中州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一声叹息,不知赞赏还是嘲笑。

    突然,苍浩辰青光大盛,发出璀璨的光芒。

    一股无穷无尽的生机,正在苍浩辰身上弥漫。

    仿佛枯木逢春,不断与咒力相融。

    小葫芦娃,挣脱了束缚,正以自身妖力化解咒力。

    草木妖怪,天生就是一味良药,肉白骨,活死人。

    “妖?”

    古庙咒魂师脸色微变,看向苍浩辰愈发好奇。

    “居然还有妖族灵宠?”

    只是他也并未在意,就算有妖相护,那也抵不过他的咒术。

    漠河先生心中惊喜,不由得精神大振,眼下有了破局的希望。

    咒杀术,是有限制的,此消彼长,只要消耗完咒奴,就成功了。

    苍浩辰身上青光大盛,生机正在缓慢恢复。

    苍浩辰的神魂渐渐清明起来,他,从鬼门关回来了。

    感受着体内两股力量的交织,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

    小葫芦娃,在献祭他的生命。

    苍浩辰大急,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葫芦娃变得虚弱,透明,无能为力。

    心中不断呐喊,彻骨的悲痛,席卷全身。

    “小葫芦娃,不要,不要!”

    “快停下,快停下!”

    一声又一声,一遍又一遍,心在滴血,眼眸逐渐变得血红。

    “不要,小葫芦,快停下,停下!”

    苍浩辰近乎哀求,却无法阻止。

    渐渐地,小葫芦娃化作一只青色的葫芦,满眼不舍的看了苍浩辰一眼。

    灵魂倏然破碎,化作点点绿光,回到了葫芦之中。

    咒力消散,仿佛一面镜子倏然破碎,这片天地,恢复了原状。

    漠河先生一口鲜血喷出,栽倒在地,一个黑色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扶住了他。

    不远处,古庙咒魂师,面色有些苍白,仿佛被反噬一般。

    身后的近百咒奴,尽皆身死,化作满地黑血,发出一股难闻的恶臭。

    脸色平静,看向苍浩辰,苍桑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感情。

    并未再次施术,蓦然一叹。

    只是此刻的苍浩辰,双眼赤红,黑雾弥漫。

    体内的魔种散发着蓬勃的气势。

    一股弑杀,凶狠的气息,冲天而出。

    这股力量仿佛来自远古,让天地发生变化。

    一面古幡出现在了苍浩辰的身后。

    阴魂幡。

    无数恶鬼咆哮,凄厉的嘶吼,震天慑地。

    仰天嘶吼,一滴滴血泪,从面颊落下。

    苍浩辰小心翼翼捧着闪着微弱青光的小葫芦,看呆了。

    “小葫芦娃,已经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

    苍浩辰双手不断的颤抖,他很痛,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

    无尽的呐喊,无言的相对。

    小葫芦娃虽口不能言,却一直跟着自己,朝夕相伴。

    就像自己的孩子,悉心照料,如今却道行尽失,灵魂破碎。

    魔气大盛,毫无感情的眼眸看向古庙咒魂师。

    “你该死!”

    仿佛恶鬼咆哮,声音冰寒。

    这是刻骨的仇恨,不死不休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