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陌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傻了吧,爷不当人了![无限] > 186(9999这个人他不当人...) 第(1/1)分页

186(9999这个人他不当人...)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从自己队友的挡箭牌龟变成人类大佬的挡箭牌龟, 乌龟诡异九千岁的立场转换的非常自然,没有半点不适应。www.boaoshuwu.com

    反正都是当挡箭龟,用的都是自己的壳壳有什么区别呢?

    对于诡异来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对于一个立志活到九千岁、熬也要熬成这个世界的一方大佬的龟龟来说,活着那就是最最最最重要的事了。

    好在因为命长又不多话、外表看起来老实还知道的多的一只乌龟诡异, 九千岁经历了好几个危机时刻都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这一次祂依然靠着活得久知道得多, 成功苟了下来。

    “只要收下你这一半的元核我就能操控你的生死了?可是我怎么听其他的诡异说过在这个世界里根本就没有有真实效益的契约呢?必须双方都以对方的性命为筹码和赌注,才算是有一定的契约效应。”

    毋相忘看着这只乌龟诡异从嘴巴里吐出的那半颗元核, 闭着眼睛觉得这老乌龟心里在憋着坏水。

    九千岁觉得自己特别冤:“我真的是一个不找事又老实的龟啊!”

    “咳, 大人您所说的那种契约我也知道。您一定是听哪个年轻的小诡异说的吧?

    啧啧啧,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些年轻的小诡异一个个就知道升级打架升级打架, 本来能有一个灵活的脑子的最后脑子也被祂们荒废了。

    在这一点上小九我还是很赞同智慧王爵阁下的说法的——

    毋相忘抽着嘴角一脚踢到了这老乌龟的壳子上,“这不是你们智慧王爵的原创!

    人的脑子吃多了,把人类的智慧当成自己的用, 也不嫌害臊。”

    九千岁就控制不住地缩了缩脑袋,这话说的……这句话在诡异里面就是智慧王爵第一个说的嘛!

    不过祂是个识时务的诡龟,很快又把脑袋伸出来:“其实诡异之间还是有很多可以控制对方的秘密方法的。

    把元核的一部分用自己的能力混合着血液炼化、然后最好把元核直接放入自己的元核旁边, 就能够对这个元核以及元核的诡异进行操控了。”

    “……如果是人类的话, 小九我没有被人类俘虏过, 遇到大人你这么厉害的人类还是第一次。所以我也不知道大人你要把我的元核放在哪里效果才最好。”

    “但是,但是小九我斗胆的猜一下, 大概, 把我的元核放在大人您的意识海内最有操控我的效果。”

    毋相忘听到这话眯起了眼, 眉毛也跟着上扬:“你让我把你的诡异元核、放在我的意识海里?”

    “呵!怎么你是想反过来操控我吗?”

    九千岁心中一跳龟脑袋疯狂地摇摆,“小九怎么敢!大人我就是一只弱小善良又无助的诡龟啊!我怎么敢这样算计大人您呢?!

    是您想要操控诡异的方法的啊!龟龟只是把龟龟知道的事情告诉您了而已!龟龟比窦娥还冤啊!”

    这乌龟连窦娥都知道,竟然还有脸称呼自己为小九。

    “元核是每一个诡异最宝贝和致命的东西, 没有一个诡异会愿意把自己的元核一分为二放入到别人的元核旁边或者意识海里的。”

    “因为元核不在自己身体里诡异本身就会因此而虚弱、实力减弱不说,进入别人的身体之后元核本身是没有什么防御力量的, 所以,非常容易被重伤。”

    “而一旦元核被破坏,就相当于诡异自己被破坏,甚至还有诡异会因为元核重伤而直接死亡,您看,我已经把我最脆弱和最重要的东西交了一半给您了,我怎么可能会再伤害您呢?”

    龟诡九千岁说着声音都带上了一点悲伤的语气,然后祂摇了摇脑袋:“不过如果您还是心有顾虑的话也没关系,您不用把我的元核放在您的意识海里,随身带着也可以。

    反正我的元核已经在您手里了,应该不用担心我逃跑有什么事直接狠狠地捏一下我的元核我都能、嗷啊啊嗷嗷嗷、疼死了疼死了疼死了!!”

    “别捏了别捏了龟龟无辜龟龟冤枉啊!!龟龟已经说了实话龟龟什么都告诉您了您怎么能还欺负龟呢?!”

    毋相忘狠狠地捏了两下手中的那个半圆的土绿色的元核,确定这确实是这个乌龟诡异身上很重要的东西。

    大概率应该是祂的元核没错了。但越是这样毋相忘越不相信这只讨饶卖惨的龟。

    如果是其他没有脑子的诡异,比如狒狒甚至是扇贝跟他说这些他都能相信祂们的说辞,因为那种诡异就算是想藏心眼都做不到。

    祂清晰地知道一百年甚至两百年以前的事情,那就证明祂至少已经活了两百岁以上,而祂还是那个什么智慧王爵的手下,显然这只乌龟知道的事情一定非常多。

    那么祂能够用出来的阴谋诡计,绝对是这个世界诡异中的佼佼者。

    问什么答什么主动送上自己的把柄显示出祂的无害和软弱。

    最后还声情并茂地表演了一番自己给出的是真的元核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就算没有完全相信祂,警惕心也已经降到最低了。

    但这家伙说的真的是真话吗?

    这世界上最真实的假话就是“半命题”。

    真实的语言只说了一半,隐藏了另一半。在这种情况下哪怕你说的全都是真实,也会因为缺少另一半而变成最致命的虚假。

    毋相忘看着这缩头乌龟慢慢地笑了起来。

    这乌龟可是把虚实真假给玩的明明白白的了。

    仙男笑得龟诡九千岁有点发毛。

    “大大大、大人?”

    毋相忘:“你一定是诡异里面最聪明的那个吧?”

    九千岁控制不住地尾巴摇了摇,“嗐!怎么会怎么会!小九不如智慧王爵多啦!最多我也就排个前三吧~”

    毋相忘点头:“我看好你,以后你一定能苟成第一的。”

    乌龟诡异的尾巴又上翘了翘:“别这样说别这样说!虽然我现在已经投靠大人您了,但是智慧王爵是我曾经的老大还是要尊敬一下的嘛。”

    “所以,大人您是要拿着我的诡异元核直接拿捏我呢,还是干脆一劳永逸把我的元核囚禁于您的意识海呢?”

    毋相忘看着扬着龟脑袋期待看着他的乌龟诡异,笑了。

    “拿捏着不是很保险,还是放进意识海里吧。我看你这个龟浓眉大眼的,相信你是个朴实憨厚的龟诡,不会在这上面骗人,不然我可就要直接捏爆你的元核了。”

    乌龟诡异龟脑袋上的嘴巴咧了咧,那漆黑的眼珠中都是讨好的神色:“当然当然!龟龟我是最诚实的龟!整个王都都知道呀!”

    然后,乌龟九千岁就看着这个人类竟然真的那样大胆又愚蠢地把祂的半个元核放进了自己眉心的意识海中。

    当祂切实的感觉到自己的元核进入了这个人类的力量中心的时候,龟诡九千岁爆发出了尖锐又猖狂的笑声。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类!多么愚蠢的人类啊!你竟然真的把诡异的元核放进你自己的能量意识海里了!!”

    “哈哈哈哈!真是笑死龟了!这世上怎么有你这么愚蠢的人?你难道真的相信就凭你的意识海里那微弱的能量、能和我活了五百年的大诡异相比吗?!”

    “自不量力的蠢货!让我的元核进入你的意识海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成为我元核操纵的傀儡!!”

    “哈哈哈哈!我用这一招不知道欺骗了多少愚蠢的敌人,可他们竟然都相信我是一只无害善良的龟?”

    乌龟诡异昂着脖子翘着尾巴在地上大笑:“人类!站在你面前的可是王都狩猎队、第二队的大脑!是整个王都狩猎队甚至是整个王都最聪明的诡异!”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在下长命玄龟族,九千岁。王都称号,【欺骗的准王】。”

    祂一边说着一边重新变成人型的模样,同时控制着自己的元核之力,准备直接摧毁眼前这个人的意识海,让他成为祂又一个好用的傀儡。

    然后,得意洋洋的龟诡就发现这个人类的意识海好像……有点过分大了。

    嘶,这、这小子从外面看实力最多也就刚到伯爵级啊,意识海里的能量怎么感觉、感觉、有点侯啊?

    没关系!祂看到意识海的核心了!

    只要祂摧毁那个核心,这个人类就废了!哈哈哈,祂还能看看这个人类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九千岁的元核带着祂的意识和力量来到了这片银白色的异识海的中央。

    然后祂看到了那张被黑白命运锁链锁住的金色的照片、还有这金色照片

    “??”这个人类的能力竟然是照片?这是什么奇怪的能力。

    不过,那金色的照片看起来还挺厉害的样子,但哈哈哈,谁让这照片被锁了呢?

    祂也感觉到当他过来的时候那金色照片剧烈的震动起来,显然是想要对祂作出攻击。

    但这图片还是被命运囚禁住了的。

    乌龟九千岁笑了起来,所以祂是最不怕命运之塔的,有危险就用壳挡、而很多时候祂还可以比拼意识海的力量。

    在这方面,龟龟可以自豪的说,祂就没输过!!

    现在就让祂来看看怎么催毁、咦?

    乌龟诡异的身体忽然僵硬了起来,那圆溜溜的黑豆眼一下子瞪到了最大。

    “怎么回事?!你但意识海里怎么还藏着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啊啊啊啊啊啊那是什么那是什么那是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多虫子这么多猛兽还有这么多海族啊啊啊!”

    “啊啊啊救命救命救命啊啊啊啊啊!9999999!龟龟错了龟龟再也不耍心眼了!龟龟以后就是您的坐下第一走诡!我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一定会成为大人您颠覆江山的最大助力的啊啊啊!”

    “让它们不要打我了啊呜呜呜!”

    龟龟真的是一个特别不擅长战斗的龟,这个祂真没说谎啊呜。

    毋相忘嗤笑了一声。

    此时在他的意识海里,除了被囚禁的金色卡片里的八大猛物之外,剩下的奇葩猛物手册里的九十二个猛物全都从灰色的卡片中具现化,在一个巨大的没有脸的水熊虫的带领下,正疯狂的群殴着一只诡异乌龟。

    【傻逼!敢闯到我们的地盘上撒野,兄弟们咱们上!】

    【个姥姥滴,看看你那是什么样的德行也敢来咱们这地方闹腾?看我不一镰刀打劈了你?】

    【妈的,到现在都没出去已经很憋屈了,凭什么蜘蛛都出去了老子蝎子出不去?就拿你来练尾巴吧,来吃我一毒针!】

    【大家别抢别抢!排好队一个一个来,反正祂逃不了,以后估计就住这儿了,咱们可以每天一打,愉快又健康啊!】

    意识形态龟诡:【不!!!】

    毋相忘看着从人形一下子变成原形抱头痛哭的乌龟诡异,一脚就把祂踢得四脚朝天在地上转圈。

    “愚蠢的人类?自不量力的蠢货?嗯?”

    “不不不!愚蠢的是龟自不量力的蠢货也是龟!”

    “操控我的精神让我成为傀儡?王都最聪明牛逼的诡异,【欺骗的准王】大诡?”

    乌龟诡异:“啊啊呜呜呜龟错了,龟是您的狗腿!龟再怎么聪明都逃不出您的意识海,您才是欺骗的王者啊呜呜呜!”

    啊啊呜呜呜,错了,祂真的错了,他以为这家伙就是个厉害点的人类而已,实际上这家伙是比诡异还凶残的家伙啊!

    他根本就不把自己当个人啊!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