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陌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傻了吧,爷不当人了![无限] > 185(您的缩头乌龟已上线~...) 第(1/1)分页

185(您的缩头乌龟已上线~...)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在藏宝塔的第五层, 毋相忘证明了言语的力量不光可以诛心、还能杀诡。www.ruxueshu.com

    在无法保持平静的心情之后,即便是身上带着距离顶级净化石只差一线的八级净化石,蜘蛛诡异、乌龟诡异和史莱姆诡异都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意。

    祂们身上附着的怨念因为这杀意冲天而起、眨眼之间便有几十个人影和诡异之影出现在第五层的宝塔空间里。而这些人和诡一经出现就怒吼着咆哮着对着这三个诡异发出了凶狠的攻击。

    这些人影和诡异显然各自有各自的复仇对象,蜘蛛诡异身边围绕着的复仇者最多足有十二个, 而史莱姆围绕着的复仇者有八个。

    乌龟诡异面对的复仇者最少, 只有五个,但祂本身的攻击力并不强, 在被接连打击之下真的只能像毋相忘说的那样把四肢和脑袋都缩进自己大大的龟壳里当一个缩头缩脚的乌龟了。

    片刻之间, 这在外面不可一世、凶狠威风的王都狩猎队的诡异就被围攻的狼狈不堪。甚至毋相忘毫不怀疑,如果没有同伴帮忙, 蜘蛛诡异和史莱姆诡异很快就会死在这名为“复仇神判”的命运之中。

    这几个诡异可不像他身上附着的怨念那样还能有谈条件和觊觎他这个人儿的特别的仇人。祂们身上缠绕的怨念引来的仇敌,都是真正的有着杀身和血海之仇的敌人。

    毋相忘心情愉快地在旁边看着那三个诡异被打得抱头鼠窜, 这种看别人倒霉的感觉真好,尤其是那个别人还是你的仇人的情况下。

    不过毋相忘很快就发现了那个快要走过来的漏网之鱼。

    哦,不, 看外形的话应该是漏网之鸟。

    黑凤在毋相忘嘴炮挑衅的时候努力保持了自己的理智和平静的心情, 快速向着第五层的楼梯口走来。

    祂很想视而不见那个站在楼梯口前的人类, 想也知道这个人类绝对不会看着祂平安走过这一层。

    但祂现在距离第五层通向六层的入口只剩下最后十步了。

    不要管那个人类!不要听他说话不要看他的眼睛直接无视他的存在!等上了第六层在自然命运的环境中就又会是祂的主场了!

    “哟。哥们儿,你看起来很稳健的样子啊。”

    黑凤闭上了眼睛、把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感觉上、忽视周围所有的声音。

    “唔, 不过看你胸前的起伏你应该不是哥们儿吧, 你是个女的啊。”

    “嗐, 其实我挺佩服厉害的女孩子的。觉得她们一个个都超酷。但是女诡就算了,尤其是鸡类型的女诡你知道吧?”

    “天生鸡婆,叨叨叨叨叨叨的。”

    黑凤额头上爆起青筋。

    祂才不是鸡婆!祂才不叨叨!!祂是个少言寡语的行动派!!

    黑凤距离楼梯的距离只剩下三步。

    毋相忘开始从手上拉蛛丝设置路障。

    “不过看你的外形其实并不太像鸡, 虽然黑黢黢的很像乌鸡,但你应该比普通鸡更华丽一点。所以你是……”

    凤!我可是鸟中的头领凤!

    “黑锦鸡?”

    黑凤咬牙, 要平静要镇静!不要再听了!坚持住黑凤,只差最后两步了!

    “总不至于是凤凰吧。我觉得不可能,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丑的凤凰。”

    “啊!难不成是因为我之前拔了你的毛!所以你就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在黑凤距离第五层的台阶只剩下最后一步的时候,祂终于被这一句落毛的凤凰不如鸡给整破防了。

    一瞬间极致的杀意对着毋相忘而去,如果这杀意实质化,毋相忘大概会瞬间死在这滔天的杀意之下吧。

    可惜,旺旺免疫杀意。

    而且因为最后一步功亏一篑,黑凤也没能成功走出第五层的复仇审判。

    不过祂的杀意暴露的快收敛的也极快,再加上祂大概处于整个第五层的边缘区,祂身上的怨念在那瞬间也只招来了三个复仇者。

    这大概是祂能够自己解决的极限了。

    “人类!”黑凤在被围攻的时候那双漆黑的眼睛还死死盯着毋相忘。

    “若我在此不死,今日你必死无疑!!”

    黑凤的心中无比暴戾又愤怒,祂实在是难以接受事情变成如此模样。

    祂们在进塔之前都是整个王都甚至是整个诡异世界高高在上的杀戮者和裁决者!

    哪一个人类甚至是诡异看到祂们不极致畏惧?!

    从来没有人类敢像此时站在祂面前的这个人类这样挑衅、嘲讽甚至是侮辱祂们!这个人类罪孽深重!绝对、绝对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黑凤这般想着,面对曾经被自己杀死的那些弱者动作也更加凶狠不留情。既然已经被祂杀死过一次,就能被祂杀死第二次和无数次!

    毋相忘站在原地看着忽然凶残起来的黑羽毛鸡诡异,为祂刚刚的威胁缓缓地露出了一个笑。

    “如果你在这里不死……我就必死无疑是吗?”

    毋相忘原本都准备上台阶的脚步缓缓落了下来。

    他手中的黑色匕首出现,而后在黑凤震惊的目光下冲进了围攻祂的敌人之间,成为了第四个活生生的审判的敌人。

    “既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那,还是你去死吧。”

    黑色的犬牙匕首在黑凤躲避另一个被具现化出来的人类冒险者的攻击的时候直接刺入了祂的后背、第二次划破了祂的大腿。

    第三次,这把黑色的匕首就捅进了黑凤的喉咙,而后刺穿了祂脖颈中间的那一小块喉结。

    “咕、你、咕……怎、”

    毋相忘任由犬牙匕首吸收黑凤的力量和血液,然后才弯了弯嘴角替祂开口:

    “你想问我是怎么知道你的力量核心在喉咙的是吗?”

    黑凤死死地盯着他。

    毋相忘神情轻松愉悦:“啊,鸡嘛!都是会叫的。大公鸡还会打鸣呢!”

    “没什么好说的了,看来命运在你我之间还是选择了美丽善良的我啊。”

    “黑鸡,走好。”

    !!!

    死的时候,黑凤都是瞪着眼的。

    祂甚至难以相信祂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如此轻易的死去。

    祂的寿命在这个世界里至少还有几百年,祂即将突破侯爵、很有可能成为以后新城的城主。祂还有数不清的王爵所说的美好的目标没有完成,祂、祂这么厉害……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这个答案大概只有命运才知道了。

    当黑凤死去的时候,本来就已经是强撑着的蜘蛛诡异被惊得肝胆俱裂、也被打击地神魂不属。

    “黑凤?!”

    “队长!!”

    那个祂无论如何都打不过的、很快就可以晋升侯爵的、一声鸣叫就可以招来无数鸟类诡异的王都有名的凶残大诡异,就这样死了?

    死了?!

    “人类!!你究竟做了什么!你究竟是什么人!!”

    蜘蛛诡异恶狠狠地盯着那个从黑凤的尸体上拔出黑色匕首的人类。

    这个人类不对劲!

    他根本就不是祂们见过的那些人类冒险者!那些人类冒险者哪一个像他这样凶狠这样无所畏惧?他简直比诡异还诡异、他真的是人吗?!

    毋相忘擦了擦匕首上的黑色血液。

    看着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蜘蛛诡异,对着祂也露出了一个笑。

    “我大概是,想要踹翻这整个世界的人吧。”

    “如果可以的话。”

    轰!

    蜘蛛诡异被炽热的火焰燃烧了全身。

    那火焰是祂旁边那个身形逐渐暗淡的人类冒险者发出的。

    曾经他被这蜘蛛诡异杀死的时候,他在祂充满了毒液的蛛网上动弹不得,而他的火焰也只燃烧了他自己而已。

    现在,他的火焰终于烧到了他想要烧的敌人身上。从未想过死亡之后还能再回来复仇,看着仇敌在大火中燃烧,他想,他那无法安宁的灵魂也可以安息了。

    然后这个被具现化出来的人类冒险者转头看向站在那里的毋相忘,对着他缓缓点头。

    他的火焰燃烧了仇敌、而他又看到了能够仿佛燃烧掉这整个世界的星星之火。

    虽然他死了,但他相信活着的人,终能走上回家的路。

    【加油。】

    蜘蛛诡异最后也是瞪着眼睛死亡的。

    但祂眼中的神情是震惊。

    这个人类知道了什么?他的梦想为什么不是地球,而是毁掉这个世界?

    这个人类是王爵大人推算出的颠覆者,果然他是最危险的!可惜祂们没能杀死这个人类,但王爵大人一定杀了他的,一定!

    不然,这个人类或许真的会颠覆这个世界了。

    蜘蛛诡异一死。

    史莱姆诡异也没撑多久就死了。

    祂的能力其实很厉害,只可惜在命运之塔里,祂仿佛回到了最初的弱小无力的时候,面对着那些仇敌祂又毫无准备,所以祂死了。

    在不过五分钟的时间里,王都狩猎队第二小队的四大诡异死了三个。

    这大概是所有诡异都无法预料和相信的事情。

    但它偏偏还是发生了。

    毋相忘看着最后那一个还缩在乌龟壳里的诡异,思考着要不要把手里的犬牙匕首扎进乌龟壳里,送这只小队整整齐齐的上路。

    而当他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缩头乌龟的时候,那感觉到自己的小命不保的乌龟诡异在壳中大喊起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只是一只慢吞吞的不擅长攻击只擅长防御的小乌龟而已啊!”

    毋相忘毫无怜悯,举起了刀。

    “不不不!不要动手!不要动手!我、我还知道很多事情!知道很多很多关于智慧王爵、王都、藏宝塔、还有、还有一百年前两百年前发生的事!”

    “我活的时间长、脾气好、干活老实还吃得少!在队里我真不会主动杀人搞追击,我就是壳太硬被迫被当成盾牌挡在前面啊!

    真的相信我吧,我特别有用、吃的少还知道的多,留下我一条小命、我和你签订主仆契约!或者我把我的元核取出一半放在你手里都行啊啊啊!”

    “大人,您就饶了我吧呜呜呜!”

    毋相忘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你知道很多事?包括一百年前的事?”

    缩头乌龟猛地伸出了头:“对对对!一百年前两百年前的事情我都知道!这个世界历史我都特别清楚!

    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还有谁能活得过我?

    我还知道王都的大诡异们的不可告人的计划!所以老大,留龟一命吧!”

    毋相忘看着这个诡异乌龟,头一次感谢命运的馈赠。

    这不是,瞌睡了送枕头吗。

    “很好,以后你就是我的龟型挡箭牌了。”

    乌龟诡异:“……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