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陌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求婚你拒绝,现在哭着求我复合? > 第123章 各怀心思 第(1/1)分页

第123章 各怀心思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吃完夜宵后,他们一起回了家里。www.erpingge.com

    洗完澡后,江逾白一把把许如愿揽进怀里。

    靠在他的怀中,她闻到了一股香水味。

    她皱眉,细细嗅了一下。

    葡萄柚的味道,很清新。

    她没有这个类型的香水,且这味道闻起来像女香,江逾白应该也不会喷。

    “你今天去哪了?”许如愿开口问道。

    江逾白一愣,“就在公司啊,晚上的时候和沈维舟聚了聚。”

    “那你身上怎么有一股香水味?”许如愿直勾勾地盯着他看,目光中带着审视。

    江逾白低头嗅了嗅,他身上好像是有一股味道。

    “是不是办公室里新来了女秘书?”她佯怒,有些生气的样子。

    “没有啊,晚上吃饭的时候沈维舟的前女友也在,可能是沾染到了她身上的味道。”江逾白想了想说道。

    许如愿心里不高兴极了,江逾白看出了她的不舒服。

    他解开了衬衫扔到了一边,凑到了她耳边低语,“这套衣服不要了,好不好?”

    “这关衣服什么事?”

    许如愿不理解男人的脑回路,明明是他自己沾染到别的女人的味道,为什么要把衣服扔掉?他怎么不把自己给扔掉呢?

    “那就不扔,宝宝说什么就是什么。”江逾白顺从地说。

    “以后离她远点,我瞧她不像好人。”许如愿开口说道。

    江逾白点头应和,“好好好。”

    他说罢便起身去洗澡,许如愿靠在床边看手机。

    江逾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短信通知。

    因为连响了好几声,许如愿听着有些烦躁,伸手准备将他的手机调成静音。

    这一调不要紧,江逾白的手机设置了她的人脸识别自动解锁开了,许如愿看见了那短信。

    短信是秦云岚发来的,好几条:

    “逾白,不好意思,我太心急了。今晚的事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我原本想着先让沈维舟相信,曲婉容那边也更好说服些。”

    “没有和你商量清楚就贸然开口,是我的错,还请你看在往日同学的情分上,能够原谅我。”

    “逾白,你明天下午有时间吗?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顺便聊聊上次的事情吗?”

    ……

    许如愿关掉了手机,脑子里乱乱的。

    今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引得秦云岚这样低声下地气的找江逾白道歉。

    还有秦云岚说的上次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她怎么从未听江逾白提起过。

    江逾白正好也洗完澡了,他一头黑发湿漉漉的,发梢的水顺着他的胸膛往下流,有些性感。

    许如愿思索了会,想问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躺在床上,江逾白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

    “怎么了?”

    他从背后抱住了她,下巴压在她的肩胛骨上。

    “有点困了,睡觉吧。”许如愿开口说道。

    江逾白起身关灯,将许如愿拥进自己怀里。

    窗外的月色清明,许如愿的脑子里也清楚得很,没有丝毫困意。

    睡在她身侧的男人已经睡熟了,她能听见他低缓的呼吸声。

    她望着他的面庞,脑子里闪过一丝疑虑,他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她?

    ……

    晚岛。

    陆念禾和傅闻璟牵着两个孩子在沙滩上散步。

    暮色暗沉,四个人的影子倒映在地上,路过的行人以为他们是一家四口出来游玩,有些地羡慕的看着他们。

    这是陆念禾没有和傅闻璟讲话的第三天。

    她原本都想回医院上班了,刚到医院没超一个小时,她爹不知道从哪得来了消息把她压了回去。

    “不是说给你放一个月假了吗?你们小两口不好好交流一下感情,这么快回来工作干什么?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勤快。你们俩是不是吵架了?”陆父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看,像是在审视她。

    陆念禾有些无奈,尽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没吵架,我就是自己想回来上班不行吗?”

    “你们俩没认识多久就结了婚,对对方本来就不太了解。现下两人正好都比较闲,多交流交流感情也是好的。你非要跑回来上班干什么?给我回去,我开车送你。”陆父不容置疑地说。

    他控制欲极强,想要所有人都顺着他的意来,稍有不从,就会发火。

    陆念禾无奈,这里毕竟是医院,她还不想在这和他争吵,便收拾东西跟着他一起走了。

    一路上,陆父一直在她耳边念叨,陆念禾听着烦闷极了。

    他说的无非是一些陈词滥调,让她孝顺公婆照顾丈夫,却从来没有问过她一句她过得好不好。

    陆念禾只觉得寒心,她想,在他心里,估计从来没有把她当作女儿看待,他只把她当成了增进自己利益的工具。

    回到了家,陆念禾看着白墙发呆。

    她原先最讨厌工作了,整日里忙来忙去,一年下来的工资还不如她妈一次发给她的零花钱。

    虽说看到病人在手下自己收下痊愈很有成就感,但有时也会遇到些不讲理的病人闹得她头疼。

    可是现在,她连回去工作都变成一种奢望了。

    看到了傅闻璟手机上的短信后,陆念禾心如死灰。

    她原先还觉得自己运气好,遇上了真正疼护她的人,现下看来,如同笑话般。

    天底下所有男人都一样,都一个德行,好像不出轨会死一样。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她都被自己憔悴的模样吓到了。

    她想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想让自己变得忙起来。

    蜜月旅行还是要去的,毕竟双方的老人一边给了他们一千万作为旅游资金,不去白不去。

    她正好一直想出去看看,毕竟自然风光真的能给人带来力量。

    只是她不想和傅闻璟单独出去,自从她知道他私下那些事后,她都不想拿正眼瞧他了。

    她开始是想着拉着许如愿和江逾白一块去的,毕竟有许如愿陪在身边,她想自己会开心些。

    但是她倏尔想起就算许如愿答应了下来,江逾白也未必有时间,等大家都调整好时间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这个想法也就作废了。

    她想起他们家还有一对可爱的宝贝,俩娃正好还在放暑假,时得间充裕的很,带他们一起去刚刚好。